西贝为何要上市?不仅仅是被疫情逼的 应该给它多少估值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足球资讯

原标题:西贝为何要上市?不仅仅是被疫情逼的

来源:智通财经APP

12月2日,西贝创始人贾国龙表示,西贝已经决定上市,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时间和资本。

西贝从“永不上市”到终于决定上市,催化剂是突如其来的疫情。然而,其背后,或许更有借助资本市场,布局餐饮零售的新赛道,完成标准化、规模化,实现“蝶变”转型的目的。

“永远不上市,把利分给奋斗者!”

“此前确实说过西贝不上市,但是通过疫情,发现了西贝自身的问题和现金流的问题,也认识到了资本的实力和力量,要正确认识资本。”贾国龙表示。

然而,2018年,海底捞上市时,有媒体这样写道:

海底捞9月底上市后,一拨拨投资机构约贾国龙见面,鼓动西贝登陆资本市场:“贾总,餐饮业4万亿大市场,年增速10%,形势这么好,海底捞一上市就千亿市值,行业里海底捞之后最具规模和实力的就数西贝了……”饭桌上,贾国龙避而不答,只是一起吃饭喝酒,人家抬举西贝,贾国龙不好意思掏出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贾国龙说,海底捞上市也深深触动了他,今年是西贝创业30年,下一个30年,西贝怎么走?就两句话:“西贝永远不上市,把利分给奋斗者!”

过去,西贝的管理制度,是独特的“创业合伙人制”。

西贝实行创业合伙人制,每家门店分部占40%股份,总部占60%股份,作为总部绝对大股东的贾国龙夫妇在西贝公开承诺带头向下分利,每年拿出自己50%以上分红发奖金。

在这样的激励制度下,西贝的员工忠诚度很高。

和君咨询合伙人、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:“西贝内部的激励机制非常好,比如内部有类似创业合伙人等机制来调动公司员工的积极性。据我了解,西贝的离职率并没有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”

2020年9月,西贝因“715”工作制度而登上热搜。贾国龙公开表示,西贝是“715、白加黑、夜总会”(即每周工作7天,每天15个小时,白天加晚上,夜里总开会)。并表示奋斗是喜悦的、自愿的。该言论随即引发热议。

在知乎平台,有不少自称(前)西贝员工的人士表示,每天工作时间在十个小时以上,几乎没有私人时间。还有人士表示,在上海地区的西贝工作,公司缴纳的却是外地的社保。

西贝实行的创业合伙人制类似于一种股权激励。众所周知,实行股权激励的公司上市,跟“把利分给奋斗者!”并不矛盾,相反会使持股的员工获得暴富机会。

因此,此前西贝不愿意上市,大概率还是因为“不缺钱”,现金流好。

不过,西贝到底是将总部和所有门店分部打包整体上市,还是仅仅总部作为上市主体?目前仍没有定数。

西贝决定上市的直接原因:疫情?

西北菜品类第一名的西贝,去年销售收入达到了60亿。而九毛九作为西北菜第二名,年收入也接近30亿。

今年2月,新冠疫情爆发后,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率先发声表达餐饮企业的难处。

2月1日,贾国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,受疫情影响,西贝400家线下门店基本停业,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,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损失营收7亿-8亿元,同时2万多名员工一个月支出就在1.5亿元左右,若疫情无法有效控制,企业账上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。这一连串数字引发了业内的震荡,并且获得了极高的关注。

一周后,西贝便获得了浦发银行4.3亿元的授信。但这只是贷款,贷款需要偿还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九毛九。

九毛九很早就开始谋求资本市场上市,九毛九公司曾在2016年5月向中国证监会递交A股上市的招股书申报稿,被证监会问询一次无果后撤回上市申请,2019年8月向港股递交了上市申请,2019年12月通过聆讯。2020年1月15日,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证券简称“九毛九”,09922.HK)成功在港股IPO,发行价为每股6.6港元,募资金额约为20.75亿港元,上市首日,股价涨幅超过50%。

在西贝受困疫情期间现金流紧张之际,九毛九却在资本市场上取得20亿元融资。

有媒体发现,贾国龙担任法人的数家西贝系公司,股权已大量质押。

企查查显示,西贝母公司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西贝集团”)由贾国龙持股66.51%,而在2019年11月,贾国龙将持有的西贝集团股权质押,出质股权数额未显示;1个月之后,2019年12月,西贝集团也将持有的上海西贝天然派食品有限公司股权质押,出质股权数额500万元。

另一家由贾国龙控股的内蒙古西贝餐饮连锁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“内蒙西贝”)股权质押更为频繁,企查查显示,2015年至2017年,贾国龙及该公司多位股东曾质押内蒙西贝股权,贾国龙2016年8月质押2956万元出资,迄今仍在有效状态。

布局餐饮零售,投资本所好

然而,西贝的上市,又不能简单归因为“被逼无奈”。毕竟,疫情的影响已经过去。

2015年,贾国龙表示,只有做快餐才能把西贝推成国际大品牌。

快餐,更能实现标准化和快速扩张。

这样的尝试失败了。

2016年西贝燕麦面宣布暂停;2017年西贝麦香村关停。2018年推出的超级肉夹馍、2019年推出的西贝酸奶屋,甚至改变成受年轻人喜欢的餐吧形式,也反响平平。

今年4月开业的快餐品牌“弓长张”被贾国龙寄予厚望,“弓长张”是贾国龙的妻子张丽平的姓氏,该品牌主打现炒快餐,但“弓长张”运营刚过半年,就面临被抛弃的命运。12月2日,贾国龙宣布西贝将放弃“弓长张”。

屡投屡亏,西贝莜面村,成为西贝及贾国龙唯一的“现金牛”。

餐饮行业,想要做大,形成规模化,必须要走标准化之路,比如肯德基、麦当劳和海底捞。

西贝莜面村所在的正餐行业之所以不易规模化,是因为有标准化这道坎。

西贝的标准化已经走在中国前列,但菜品口味依赖厨师,模式重、烹饪繁琐,品类多样,供应链不够成熟,中央厨房、食品成品半成品加工、仓储冷链运输、食品安全体系的不完善,都是规模化发展的痛点。

现在,西贝将重心放在“贾国龙功夫菜”这一半成品菜业务。

虽然在疫情期间叫苦不迭,但西贝在“贾国龙功夫菜”上却下了重本。贾国龙功夫菜被定位为西贝餐饮集团未来十年的核心业务。

“贾国龙功夫菜”手推车正式入驻盒马鲜生十里堡店,售卖的是包装食品形式的西贝手扒肉、蒙古牛大骨等菜品。这些菜品加热后在盒马公共就餐区食用,也可以打包外带,价格在10元-200元之间。“贾国龙功夫菜”主打到家零售菜品或者半成品服务,即采用急冻锁鲜技术保存大师研发的菜肴,消费者拿到菜品只需要简单加热即可享用。而疫情更是催化了半成品菜发展。

西贝将公司总部、“贾国龙功夫菜”超级中央厨房项目落地呼和浩特市。西贝方面表示,“贾国龙功夫菜”超级中央厨房项目是未来十年的核心项目,该项目一期投资6亿元,总投资预计将达(或超)20亿元,占地193亩,计划2021年下半年完工。公开数据还表示,该项目是西贝目前华北、华南、华东3大央厨总面积的6倍之多,也是国内餐饮企业建设的规模和产能最大的中央厨房。

4月23日,西贝还成立了西贝功夫菜电商平台项目主体公司——天津西贝功夫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以及员工持股平台——天津一顿好饭有限合伙企业,主要负责品牌管理、食品经营等各项业务。该项目将在3年内投资10亿元。

或许,疫情打乱了西贝的布局,也让西贝渴望拥抱资本,但是单一的西北菜不足以让资本动心。

毫无疑问,西贝希望通过上市,完成“蝶变”转型。

西贝的餐饮零售赛道,能做好吗?

在半成品菜这一细分赛道里,盒马鲜生、每日优鲜等辐射B、C两端的生鲜电商平台,将成为是西贝的强劲对手。

刚刚诞生的“贾国龙功夫菜”,几乎一经推出就备受争议、诟病。

人均100元左右的半成品菜,价格就很贵。在大众点评上,屡遭吐槽,还有的顾客认为“是在吃飞机餐、方便食品”。被大量食客吐槽是“智商税”。北京金锣店的评分,被直接打到3.5分。

和其他餐厅相比,贾国龙功夫菜有三个特点。

1、形式新颖。

2、八大菜系齐备。

3、没有厨师降低了成本。

然而,形式新颖,只能一开始吸引顾客,难以构建长期的吸引力。

此外,八大菜系齐备,或许不是餐饮消费者的强需求。

没有厨师,降低了成本,但是高额的定价,又容易让消费者望而却步。

价格没有优势的餐饮半成品零售,如何与已经非常成熟的外卖竞争,同样是个问题。

或许,贾国龙功夫菜定位高端,一开始就想跟外卖拉开距离。但是,同样要面临新的激烈竞争。

疫情,让一些原本不提供外卖服务的五星级酒店、米其林餐厅、法餐厅、日料店等,也加入了“外卖大军”。

早在今年 2 月底 3 月初,一些国际连锁酒店集团如万豪、希尔顿、洲际、香格里拉、凯宾斯基等就已经陆续上线了外卖业务。万豪集团更是正式宣布旗下 130 余家酒店全面上线饿了么,在全国 49 座城市同步开启高端餐饮外卖服务。

但无论如何,西贝必须走标准化之路。做成标准化,企业才能实现快速扩张,成长空间更大。但如果做不到,成长空间有限,投资人很难买单。

完成了标准化+资本化的海底捞,在疫情的冲击下,体现出了强大的韧性,几乎成为唯一大举逆势扩张的餐饮品牌。

截至今年上半年:

海底捞门店总数从年初的768家增至935家,净增167家;

九毛九共有门店321家,上半年新开55家,关店70家;

全聚德门店数量为109家,关店1家;

在广州酒家207家门店中,有160家为利口福食品连锁门店,上半年减少40家。

应该给西贝多少估值?

2012年证监会就曾经发布过《关于餐饮等生活服务类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信息披露指引》,该指引从政策层面指导餐饮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信息披露要求。

今年,资本市场也迎来3家餐饮企业上市。

1月15日,九毛九在港交所上市。

7月16日,A股迎来了近十年的首家餐饮企业,安徽百年老字号同庆楼在上交所挂牌。

9月10日,餐饮巨头百胜中国在港交所上市。

九毛九和百盛中国在港股市场上都获得热捧。

九毛九发行价6.6元,今年突破了20元大关,成为名副其实的三倍大牛股。

西北菜品类第一名的西贝,去年销售收入达到了60亿。而九毛九作为西北菜第二名,年收入也接近30亿。

现在,资本市场对知名餐饮品牌上市,往往会给较高的估值。

目前九毛九市值接近260亿,西贝作为西北菜的龙头品牌,拥有规模优势、品牌优势及盈利优势,是否将获得更大溢价呢?

责任编辑:张恒星 SF142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